• <dl id="lbb41o"></dl><del id="lbb41o"></del>
    • 中文 | EN | русский

      【聚焦一線】快來瞧瞧天榮煉鋼這些人,和廢鋼較上勁了!

       挺長時間以來
      在天榮公司煉鋼廠
      一群煉鋼人忙得不亦樂乎
      天天琢磨那些沒用的廢鋼
      他們爲嘛要和廢鋼較勁呢?



      和廢鋼較勁,我們就是想“吃”廢鋼
      不但要“吃”,還要“吃”飽、“吃”好
      畢竟,“吃”廢鋼好處太多了!

      能賺錢——
      廢鋼成本低時,“吃”一噸廢鋼就能多賺幾百塊錢
      廢鋼成本高時,能保證噸鋼成本比不吃廢鋼低 

      能提産能——
      錯峰生産時,能補足鋼水産能的不足

      還節能環保——
      “吃”廢鋼有利于降低能源消耗
      有利于減少汙染物排放
      還利于提升煉鋼循環經濟水平 

             “吃”廢鋼是一件利國、利民、利企的好事!2017年開始,煉鋼廠以集團利益最大化爲出發點,轉爐廢鋼利用方面,我們結合廢鋼市場價格,不斷地調整廢鋼使用量和煉鋼工藝參數,確保在不影響鋼水品質的前提下,算大帳,算總賬,尋找綜合效益最大化最佳平衡點。
      轉爐“吃”廢鋼同時,我們還堅持變廢爲寶,鼓勵職工利用工休時間,用廢舊鋼鐵創作工藝品擺件,美化靓化廠區廠容,爲煉鋼車間增色。
      但是,“吃”好廢鋼並不容易!從采購、進廠驗收,到物流、現場調配,再到煉鋼,方方面面必須高效協同。我們從廢鋼品質把關、煉鋼技能水平提升、物流效率提高方面三管齊下,把好安全關、質量關和成本關。


      “吃飽”廢鋼,難!
      難在兩方面
      一個是物流的供應
      另一個就是廢鋼品質的穩定性

             廠裏現有廢鋼間容量已經不能滿足生産需求,嚴重制約著裝卸、分揀和倒運效率,影響了廢鋼的生産供應。爲了多“吃”廢鋼,我們物料兩個人的小團隊加班加點,根據每天廢鋼品質調整裝卸結構,早上七點上班,幹到晚上六七點下班,已是常態。

             每天睜眼第一件事,就是盤算,今天怎麽樣才能讓廢鋼卸得更多一些。此外,針對廢鋼來鋼量不均衡問題,我們安排了近1萬噸廢鋼儲備量,以備不時之需。公司也正在新建一個近十萬噸儲存能力的廢鋼庫,屆時能徹底破解廢鋼物流容量的瓶頸問題。


       
             爲了確保入廠和入爐廢鋼品質的穩定性,廢鋼入廠時,由集團監察部、公司質檢處和煉鋼廠物料團隊組成三方核驗小組,及時核驗和登記每一車廢鋼質量情況。入爐前,物料團隊再次核查入爐廢鋼質量,保證加入到轉爐的每一鬥廢鋼的出水率。

             爲了鼓勵我們吃好廢鋼,廠裏開展了小指標競賽、班組競賽,充分調動全員積極性。不完全統計,近三年來,公司共計投入30余萬元獎勵了我們,大家拼勁兒更足了!


      “吃好”廢鋼,也難!
      廢鋼“吃”得好不好
      關鍵看産量、看鐵耗、看質量



      在保證每一爐鋼水質量的前提下
      在每一爐鐵水成分不盡相同的情況下
      如何在量、質、價之間
      找到綜合效益的最優解?

             “吃”廢鋼過程就是一個摸索和持續提升的過程,尋找量、質、價之間最佳平衡點,只有起點,沒有終點。

             我們每3天會根據生産計劃測算“吃”廢鋼量的範圍,再結合每天每爐現場反饋的情況,隨時調整方案。之後,在每半個月的基礎上進行對比,分析鐵耗完成情況,平均廢鋼量吃了多少,再判斷下半個月廢鋼會吃到什麽水平,如何調整等等。經過長時間的摸索,我們把入爐廢鋼量控制在每爐30噸左右的水平。

             這其中,技術上最大的挑戰就是控制質量。例如,轉爐的終點碳含量和溫度控制上,要根據鐵水情況,在廢鋼加入量和爐內溫度損耗之間找到最佳平衡點,終點過吹(鐵會被吹成氧化鐵)會增加成本和能耗,但是,溫度不夠,不但增加出鋼風險,還會增加下道工序的能耗,也給鋼水質量埋下隱患。

             這兩年來,我們也逐步摸索出了一些經驗。通過“搖爐”的辦法,解決廢鋼入爐後分布、受熱不均問題;通過氧槍吹氮氣物理施壓的辦法,解決了開吹打火困難等問題;通過明確進廠廢鋼尺寸、種類,保障了冶煉安全和鋼水質量。

             這些年,我們噸鋼鐵耗一降再降,已經在2017年的基礎上下降了45.5千克。看著打鐵耗最高記錄一再刷新,大夥兒心裏甭提有多激動了!


      話不多說,還得較勁!
     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6